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合作领域 > 人才服务 > 正文
博物君子第22期 | 专访中山大学教授周永章:让经济与环境由仇家变亲家

1 (1)

周永章,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地球环境与地球资源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会理事,广东欧美同学会常务理事、第十、十一届广东省政协常委,广东博士创新发展促进会副会长。

入选教育部优秀青年教师,中山大学卓越人才奖励计划和优秀科研团队,获国际数学地球科学协会Felix Chayes Prize。创建中国矿物岩石地球化学学会大数据与数学地球科学专业委员会。

1 (2)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高人稍加指路,自己有所开悟——这四者是我们成功的重要基础。

——周永章

1 (2)英才建树 情系母校

恢复高考后,15岁的周永章以家乡状元的身份考入中山大学,本科毕业进入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后远赴加拿大Quebec大学留学攻读博士学位。1992年学成后回到中国,并于1993年成为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以下简称“广州地化所”)首批破格提拔的5位研究员之一,这五位青年研究员在广州地化所又被称为“五虎将”。

在广州地化所工作的期间,周永章凭借扎实的学科功底和认真的科研态度,科研成果屡屡出彩,在国际SCI刊物Sedimentology发表论文,是中国学者在该刊物发表论文的第一人;在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Geoscience发表2篇,这在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学者中是十分鲜见的;出版英文专著《Geology and Geochemistry of the Hetai Gold Field, Southern China》;主编论文专辑《Contributions to Mineralogy, Petrology and Geochemistry》为第36届国际地质大会献礼。他提出了迁移陷阱、级序路径新概念,建立多层次陷阱镶嵌结构模型,揭示微量元素在地球化学场中迁移的方向性和结构图象;依据多维谱和地球化学分析,重建了元素沉积的非线性地球化学动力学过程;对华南河台金矿等进行系统而深入的地质地球化学探讨,建立合理的成矿模型。这些成果也是导师涂光炽院士团队获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的成果内容之一。

1 (2)

国家数学地球科学协会主席Jennifer McKinley在IAMG 2015年会上向周永章颁发Felix Chayes Prize奖牌、证书和奖金

荣耀的光环围绕着周永章,但他没有忘记母校的栽培之恩。1999年,中山大学需要增设地质学博士点,周永章积极响应系主任的请求,回到母校成为申报博士点的学科方向带头人。功夫不负有心人,申报博士点很快获得了成功。勤恳耕耘二十载,周永章先后招收和指导博士、硕士研究生160多人,为社会发展培养了一大批中坚力量。

1 (8)周永章与门下的博士、硕士研究生在一起

1 (2)

融贯中西 前瞻思维

周永章曾孤身前往加拿大求学,1996年担任美国斯坦福大学客座教授,在青年时代几乎每年有往返国内外工作生活的经历。长期的国外生活与国内外不同价值观的碰撞,形成了他独特的视角和分析方法。

1 (3)

在美国Stanford大学,周永章与合作导师J.Harbaugh教授在一起,1996

周永章学成回国,正值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中国经济建设高潮迭起,特别是他所在的广东省,俨然就是一个大工地,一个个工业园区拨地而起。作为中国人,他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看到祖国热切发展的场景,看到经济快速发展获得成就,自己为之激动;但同时,他敏锐地看到了发展背后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水土资源浪费等问题,人民群众欠缺基本的环保意识。当和国内的朋友提起关于环境、生态的思考时,朋友十分不解。周永章回忆道:“当时我朋友就说,你这个洋博士是不食人间烟火,现在是肚子的问题,不是肺的问题。环境问题根本不能算是问题”。

彼时,周永章却发现,国外发达国家民众普遍的环保意识是非常高的,对环境风险也十分警惕。他充分感受到了除去固有的中西文化差异外,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文化与思维方式的撞击。他在思维模式融汇贯通的过程中,视野也逐渐变得开阔。忽视环境保护搞经济发展是‘竭泽而渔’,但我们也不能离开经济发展空讲环境保护,经济与环境要双赢”,他讲道。

1 (4)

周永章获广东省科协献计献策优秀奖

带着这样的认识和思考,周永章1992年在《第四纪研究》发文提出“脏水是人类的煞星,是环境污染的顽症”的基础上,又提出了《关于组织开展“21世纪广东省可持续发展综合研究”立项的建议》。该建议获得了广东省科协颁发的1994年度献计献策优秀奖。

原本从事金铜等有用元素研究的周永章开始关注有毒重金属元素的影响,在珠三角地区展开系统性调研,1996年招收了第一个从事可持续发展研究的研究生。同时把抽象的可持续发展概念进行了本土化改造,提出可持续发展就是“满足需要,资源有限,环境有价,未来更好”16字。

他与同样具有远见抱负的青年才俊组成了团队,融合不同文化之所长,前瞻性铺垫学术土壤,致力于我国资源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力求唤起更多国人的可持续发展意识。而结果也并没有让他失望,他的研究引起了同行和社会的关注。1996年,广东省成立了我国第一个一开始就以可持续发展命名的学术性社团组织,周永章是其中的理事成员,后来连续担任多届副会长。这也是他迈出跨学科研究的第一步,无形中为他后来养成的“跨学科视野”、“跨界发展”特质奠定了基础。

1 (8)

跨越学科 厚积薄发

在接受采访时,周永章身上的跨学科特质时时刻刻都体现在言谈之中。他认为,社会需求是一个大的综合研究领域,并不专属于某个学科,更不是单一学科可以解决的。比如全球的资源环境问题,它需要多学科协同攻关。作为一个有抱负的学者,应该把自己的专业放在资源环境领域这个大视野、大平台来考量。有了这些亟待解决的现实社会需求,周永章不断从自己擅长的领域出发,主动汲取其它领域的专业知识,形成跨学科背景的综合优势。

1 (5)

周永章与团队一起拉练

跨学科研究作为一种实用的研究方法,要避免“泛化”和滥用。周永章用了四个小点来为跨学科研究中,面对可能存在的困难时应该采取的解决方法作了总结:首先要对社会发展方向有前瞻性感悟,投身自己有信仰的方向;其次要从思想上打破所有传统的界限,不能只在灯光下找丢失的钥匙,看不见的黑暗处往往才是钥匙最可能存在的地方;第三要跳出原专业的圈子,寻找各路高人头脑风暴,不把别人嚼过的馍叫做“创新”;第四是打造由一流人才缔造的良好氛围,形成一支队伍。

周永章立足自己的学术专长,同时向周边学科渗透、交叉、融合。2003年,他创建中山大学地球环境与地球资源研究中心,从成立之日起,他就把它定义为以地球环境与地球资源领域为核心的跨学科研究中心和思想库,学术与实务双管齐下。他希望能够帮助自己的团队和学生培养良好的跨学科意识,在团队进行科研项目研究的过程中能够做到深度思考,回归到主题本身上来。

1 (8)

绿水青山 低碳发展

全球气候变化一开始曾是单一学科的科学问题,但后来跨越了单一学科,甚至跨越了自然科学,逐渐演变成为全球可持续发展问题和政治问题。“经济与环境要双赢”的观念越来越成为大众的共识,新的经济增长点——低碳经济也应全球气候变化治理而生。

低碳经济是对化石燃料发展模式的终结。“低碳是一种责任,也是新的经济增长点。”周永章在2010年中共广州市委组织的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局级干部专题轮训班上做《低碳经济发展 》辅导报告时提出,应尽快确立低能耗、低排放、低污染、追求绿色GDP的低碳产业发展模式。

1 (6)

周永章在低碳广州论坛做演讲

接受采访时,周永章多次强调,要“让经济与环境由仇家变成亲家”,他指出,经济增长是目标,低碳环保是手段,这二者并不冲突。一方面,我们不排斥工业文明的成果,另一方面,我们要批判工业文明中不合理的部分,要用文明和理智的态度对待自然,反对粗放利用资源,回归人与自然和谐。政府要倡导不断优化产业结构,发展绿色产业。企业作为创造经济价值的主力军,要在低碳经济的构建中担当应有的社会责任。

周永章表示,低碳发展是社会价值观进步的体现,是经济发达后的一种自主选择,既包含着自我克制的成分和消费模式的改变,同时也是一次全新的发展机会。低碳经济将催生新的经济增长点,将成为重塑世界经济版图的强大力量,呼唤低碳技术进步,呼唤低碳创新技术落地转变为生产力。

1 (7)

周永章出席联合国气候峰会(巴黎,2015)

而面对这样的经济增长点,周永章提倡既要把握机遇,也要注重适度。适度理念是周永章一直以来都挂在嘴边的。适度发展理念是可持续发展的基本要求,它既能保证满足我们现今的需求,又不损害子孙后代,同时也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1 (1)周永章向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原国家科技部副部长刘燕华赠送他撰写的《低碳生活三字经》

1 (8)

写在最后

在采访的最后,作为广东博士创新发展促进会的新任副理事会长,周永章告诉我们,他一直观察并伴随着博促会一点一滴的成长,有机会为博促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他非常开心!

周永章对博促会“凝聚博士智慧,推动成果转化”的服务宗旨十分认可,他希望协会能够充分发挥平台资源优势,特别是博士人才的优势,加强、加深产学研多方面合作,促进优质成果转化项目落地,持续走在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的最前端。

1 (6)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