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合作领域 > 人才服务 > 正文
博物君子第20期 | 专访区域创新“首席推销员”朱平博士:科技成果转化事业的践行者

1 (4)

朱平,广东博士创新发展促进会会员,现任广州归谷科技园副总经理;工学博士,光电子高级工程师,曾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国家教育部二等奖1项、广州市科技进步奖2项。

一直致力于科技成果转化工作,曾引进了350多家科技创新型企业和研究机构,其中13家企业在国内创业板、新三板上市,1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1家在新加坡和1家在香港上市。

1 (8)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技成果转化则是落实的关键。在当今世界范围内,经济的竞争愈来愈表现为科学技术的竞争,表现为科技成果(特别是高技术成果)转化数量、质量和转化速度的竞争。

1 (8)

伯乐也曾是千里马

朱平,1962年出生于湖北,一个群英荟萃的地方。1992年,在华中科技大学电子功能材料专业获得工学博士学位后,朱平决定响应国家的号召,南下当时中国最开放地区之一——广州,从事光学镀膜产品开发、光机电系统集成应用工作,先后承担完成国家重大科技专项3项,省科技重大产业化项目4项,开发的新技术新产品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国家教育部二等奖1项、广州市科技进步奖2项,获得多项发明专利。

一个光学材料界的大咖呼之欲出,但此时朱平却做出了一个决定——从一个科技研发人员转变为科技转化管理人员。

1 (5)

(朱平博士在研究院作研究报告)

“这是偶然也是必然。”,对于这个决定朱平简单回答道。他告诉我们,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成果转化工作,并开始意识到它的重要性——以市场为导向的科技成果转化是科技与经济结合的最好形式。但当时我国多数技术研究仍停留在实验室研究为主。

“我希望改变这一现状,研究需要面向市场。”往后近30余年,朱平依然在兢兢业业地为科技成果转化付出的努力。

新技术的产生并不等于新产业的形成,要使科技成果变成现实的生产力,特别是要形成规模效益,就需要科技工作者与经济工作者的共同努力,制定有力措施,创造有利于成果转化的环境条件,加快成果转化的步伐,为解决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难点、热点、重点问题作出贡献。

1 (8)最接地气的“月老”和“推销员”

在从事科技管理工作期间,朱平继续发扬了其吃苦耐劳、精益求精的坚毅科研精神,十余年间先后到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俄罗斯和国内参观考察了千余项各领域的科技创新项目,着力引进了350多家科技创新型企业和研究机构,并到美国麻省医学院成功引进了2006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克雷格·梅洛教授的项目落户广州,这是第一个落户广州的诺贝尔获奖项目。诺贝尔奖项目引进后,朱平继续发挥政府在企业与投资人之间的月老作用,为该项目争取到省市共1.25亿元的专项资金,以支持该项目落地产业化。“企业科技成果的转化,除了政府的政策和资金支持外,还需要更多的社会资本的支持”。

1 (1)

除了“月老”称号,朱平也被《21世纪经济报道》赞誉为区域创新“首席推销员”。据说,在每个企业路演项目结束后,朱平都会为其“代言”,对企业项目补充说明一番,甚至比当时路演的企业表现得积极。

面对此称号,朱平则笑称是当时的记者夸大了,他只是在做其本职工作。“因为当时的很多企业对市场都还不是特别理解,不能把项目的价值很好地说出来,不能满足投资人的一个兴奋点和诉求,所以我就代为介绍了一下,用更形象化的语言来描述这个科技项目与市场的内涵,希望能帮助到企业更好地解决其需求。” 

1 (8)

技术经纪人 科技成果转化的重要推手

技术经纪人,愈发成熟的中国科技成果转化推动正规军。2018年12月,在京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指出——“强化科技成果转化激励,引入技术经理人全程参与成果转化”。但技术经纪人的入门门槛低,导致目前社会上的技术经纪人素质稂莠不齐。

深耕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多年的“首席推销员”朱平告诉我们,一个好的技术经纪人对技术的理解一定要有深度,最好是亲身从事过这种技术。直接研发或者参与过开发的过程,这样技术经纪人才能对这个技术有更深刻体验,知道客户双方的真实需求。

技术有类同性,技术经纪人要学会把一个a技术与b技术进行类同分类,找出自己专业的领域类别技术来进行服务。同时,技术经纪人还需要有广度,对不同技术的业态和发展趋势要有一定的预判能力,把握当下的技术热点标准,能对客户双方进行一定的指导才能更高地助理科技成果转化落地。

当把深度和广度两个维度结合好,那离一个优秀的技术经纪人就不远了。

1 (2)(朱平博士向广州市领导汇报相关工作)

1 (8)

科技需要创新 科技成果转化的模式也需要

发展经济要充分发挥科技第一生产力的作用,只有把作为第一生产力重要体现的科技成果在生产实践中得到广泛的作用,才能有效地提高我国的经济增长质量,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的两个根本转变。

1 (3)

(朱平博士与诺贝尔奖得主克雷格·梅洛教授合影

参考美国硅谷的创新机制,朱平博士介绍了他们引入的科技成果转化创新模式——PNP(PLUG AND PLAY)模式,简单可理解为“即插即用”,即通过项目数据库的形式快速匹配项目方、投资方、需求方等多方资源,实现成果技术的快速落地孵化、转化。

朱平给我们举了个例子:小企业与大企业之间的一个创新对接。小企业的创新能力很强,但资金匮乏。而大企业有资金实力,但较多都对创新已不敏感。此时把小企业与大企业进行一个有效的需求匹配,即能实现小企业科技成果的快速匹配。

1 (8)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

在与国外比较时,经常会看到报道称 “与发达国家科技成果转化率超过50%相比,我国的科技创新资源的浪费十分严重”;或称“发达国家的科技成果转化率达40%—50%”;甚至称“与发达国家80%转化率的差距较大”。事实上,“科技成果转化率”目前没有统一规范的测算方法,而且这个概念指标的价值和意义十分有限。但这些报道却从侧面反映了我国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一个问题——不自信。

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再次强调,“实现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伟大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们必须具有强大的科技实力和创新能力”。

任重而道远。朱平告诉我们,在承认与发达国家在科技创新与科技成果转化的差距的同时,也要看到我国科技创新的发展也正以日新月异的速度发展着,众多科技服务机构和技术经纪人也如雨后春笋般发芽、成长。这些科技服务机构和技术经纪人也在对我国的科技成果转化工作产生巨大影响,并不断地推动着我国科技成果转化事业不断往前发展。

1 (6)

给我留言